当前位置:三亚市莓斜化学销售 > 财经 > 正文

20亿资金踩雷上市公司:浙商银行坏账承压,营收净利润双放缓


admin| 更新时间:2021-01-12 08:48|点击数:未知

  中国科技新闻网12月30日讯(冷勇峰)  浙商银行一纸诉状,同时将刚泰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刚泰集团”)和子公司刚泰金融控股(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刚泰金融”)推上了被告席,这起案件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何种玄机?

  近期,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了一起浙商银行浙商银行与刚泰集团、刚泰金融债券交易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据判决书显示,2018年3月23日,浙商银行按约支付认购款78918400美元,以98.648美元/佰美元面值的价格购得刚泰集团发行的面值共计8000万美元的案涉债券。不过,后来刚泰集团及其合并范围内子公司因业绩亏损、资金流动性紧缺,已无力支付债券本金和利息。

  公开资料显示,浙商银行成立于1993年4月,是十二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之一,于2004年8月18日正式开业,总部设在浙江杭州。2016年3月,在香港联交所上市,2019年11月又登陆上交所上市,是全国第13家“A+H”上市银行。

  债券违约背后,中国科技新闻网发现,虽然浙商银行在这起诉讼中已经取得了胜诉,但刚泰集团的还款能力似乎存疑。此外,A股上市的这一年,浙商银行已经连续踩雷多家上市公司,涉及金额超40亿元。

  8000万美元债券兑付违约

  浙商银行8000万美元债券交易纠纷的故事,还得从两年多前讲起。

  购买债券四个月后,2018年6月26日,刚泰集团合并范围内子公司甘肃刚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到期未偿还黄金租赁业务本金,逾期偿还本金金额为人民币2.50亿元,此行为触发认购协议第四条第二款,刚泰集团应当提前回购浙商银行持有债券的情形。

  2018年7月4日,浙商银行以刚泰集团外债发行项目回购通知书的形式通知刚泰集团,要求其于2018年7月10日之前以100美元/佰美元面值的价格提前回购浙商银行持有的案涉美元债券本金7500万美元(浙商银行此前已交易卖出面值500万美元的案涉债券)及其应计利息219.375万美元。

  然而,刚泰集团收到回购通知书后并未履行回购义务,刚泰金控公司亦未按约于2018年7月10日前追加任何保证金。

  2018年11月,浙商银行向刚泰金控公司出具《保证金追加通知书》,要求其在收到通知书之日起2个工作日内追加足额保证金人民币3.67亿元。不过,刚泰金控公司仍未履行上述保证金追加义务,并且还出现了多只债券违约。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8月至9月,“16刚集01”、“17刚泰02”等刚泰公司公开或非公开发行的多只债券因未能按期足额兑付兑息出现违约;2018年11月,刚泰集团公开发行的“16刚集02”亦因无法按时兑付兑息出现违约。

  多只债券违约的同时,2019年2月,刚泰集团合并范围内子公司发布公告,称刚泰集团及其合并范围内子公司因资金流动性紧缺,已无债券本金和利息支付能力。

  为防止损失扩大,浙商银行通过二级市场以10美元/佰美元的价格抛售面值3000万美元的案涉美元债券,实际损失金额共计2659.44万美元。

  对此,浙商银行就与刚泰集团合并范围内子公司对簿公堂,这次官司最终以浙商银行胜诉而告终。法院判决刚泰集团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浙商银行支付美元债券回购款本金人民币2.59亿元,逾期利息人民币0.03亿元,支付违约金人民币0.04亿元,三项合计2.66亿元。

  不过,浙商银行胜诉的背后,中国科技新闻网通过查询企查查发现,目前刚泰集团已成为失信人,还有3条破产重整信息,还款能力存疑。在刚泰集团还款能力存疑背景下,浙商银行这场官司胜诉是否具有实际意义?对于上述胜诉的2.66亿元,浙商银行是否已经计提坏账准备? 对此,中国科技新闻网致函浙商银行询问相关情况,截止发稿未获回复。

  一年踩雷超40亿元

  事实上,8000万美元债券兑付事件,只是浙商银行风控问题的一个缩影。

  近一年来,浙商银行有三笔贷款与信托进入诉讼状态,涉及总金额超40亿元。

  2020年6月11日,浙商银行发布公告称,涉北大方正破产重组事宜,已向法院对相关方提起诉讼,提出判令相关方共同偿还借款本息20.45亿元。

  据了解,2018年7月25日,浙商银行与北大方正签订了借款合同,约定北大方正向本公司借款20亿元,同时浙商银行与北大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和其控股子公司北大资源集团有限公司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约定由这两家公司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但北大方正目前已进入破产重组程序,另外两家公司均未履行担保义务。 

  中国科技新闻网发现,这并不是浙商银行2020年首次踩雷。

  此前的2020年3月13日,安信信托发布公告称,该公司新增4宗诉讼案件,其中浙商银行诉讼金额达11.2亿元。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8月2日,浙商银行与安信信托签订《资金信托合同》,认购由安信信托发行并管理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9亿多元,同时约定安信信托于2018年8月2日远期受让原告的信托受益权,但安信信托未足额履行支付义务,算上违约金、律师费等,共计11.2亿元。

  需要说明的是,目前安信信托实控人已被刑拘,前总裁被终身禁业,又被官司缠身,其最终能否完成上述资金兑付,也需要打一个问号。

  除上述两家公司外,浙商银行也在2019年12月踩雷豫金刚石,金额高达8.9亿元。

  中国科技新闻网发现,2019年豫金刚石净利润巨亏逾50亿元,而2018年的净利润还不足1亿元。值得关注的是,就在豫金刚石发布2019年年报当日,豫金刚石发布公告表示,时任独董王莉婷不保证报告内容真实性,引发市场担忧。

  连续踩雷上市公司之余,中国科技新闻还发现,浙商银行在今年三季度出现营收增速放缓、净利润增速下滑的局面。

  据2020年三季报显示,浙商银行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352.39亿元,同比增长2.43%;实现净利润101.44亿元,同比下降9.74%;而该行2019年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速为25.04%,2019年前三季度的同比增速为14.01%;2020年前三季度的营收与净利润增速相比2019年前三季度均有大幅萎缩。

  业绩放缓之下,浙商银行在资产质量与风险指标也出现了下滑。数据显示,浙商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67.74亿元,比上年末增加 26.27亿元,增长18.57%;不良贷款率1.44%,比上年末提高0.07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196.22%,比上年末下降24.58个百分点。

  业绩承压之下,浙商银行能否顺利消化数次踩雷的后果?在不良贷款快速增长的不利局面下,随着年关逼近,留给浙商银行腾挪坏账的时间已然不多。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三亚市莓斜化学销售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